当前位置:贝丽丹国学红楼梦中金钏儿死后,王熙凤房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
红楼梦中金钏儿死后,王熙凤房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
2022-09-23

金钏,是曹雪芹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,后跳井自杀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却说贾宝玉想吃莲叶羹,王夫人派玉钏儿给她送去。“白玉钏亲尝莲叶羹”,偏被傅秋芳家婆子看见,背后嘲笑了一通,他也并不知道。这里玉钏儿完成任务回去,莺儿则进来给贾宝玉打络子。

袭人非要求莺儿帮忙打络子,是怡红院和蘅芜苑日渐来往亲密的体现。袭人有意无意在制造机会让贾宝玉多和薛宝钗来往,也就减少与林黛玉来往。

袭人用意未必是阻止宝黛爱情,引来薛宝钗介入,可以相对减少家里人对宝黛二人的流言蜚语,也算煞费苦心。

当然,袭人私心也有支持金玉良姻之意,这也毋庸讳言。

“黄金莺巧结梅花络”,第一是贾宝玉要求给大红汗巾子和松花汗巾子打络子,对应的是前文与蒋玉菡互换汗巾子一事。

大红汗巾子指茜香罗汗巾,松花汗巾子指袭人的汗巾子。莺儿打络子暗指捆绑姻缘,将贾宝玉、薛宝钗以及莺儿捆绑一起,将袭人与蒋玉菡捆绑一起。可笑袭人还是幕后推手……

第二是给通灵宝玉打络子,薛宝钗提议用金线做结,络住通灵宝玉,意思不言而喻。

当然,以上都是曹雪芹一支笔两层含义,贾宝玉等人身在其中只是日常情节。

这边莺儿打络子,那边王夫人又派人给袭人送来两碗菜,袭人故作费解,薛宝钗却已明白,说:“明儿比这个更叫你不好意思的还有呢。”

薛宝钗对王夫人提拔袭人乐见其成。与袭人促成莺儿打络子类似,双方都在给对方“铺路”。

莺儿打了络子回去后,贾宝玉到底不放心黛玉,正赶上邢夫人送来两样果子,他正派秋纹送去时,林黛玉就来了。

我们会发现在贾宝玉被打之后,林黛玉第一次是背着人来的,这一次又是等其他人都走了她才来。于情是二人更想独自见面,属于小情侣间的感情,不想混淆在大家一起,不好诉衷肠。于理却也代表林黛玉以及宝黛爱情被摒弃在主流之外,只能“偷偷”见面。

贾宝玉一听林黛玉来了,马上叫“快请”,这一回至此戛然而止。曹雪芹有意思在笔锋一转,直接转到贾母吩咐贾政小厮头儿拦着不让叫宝玉会客的情节。

贾宝玉如何见林黛玉,二人说了什么,有什么故事一概不写,只让读书人自己意会。正所谓“柳藏鹦鹉语方知”,略一皴染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省略之文,是宝黛“私情”,于礼不合,不好记录。

贾宝玉自得了贾母保护,越发得了意。不但书不读了,还对薛宝钗等劝他从善的良言当做利欲熏心,说她们是“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”。只有林黛玉从不劝他,就只敬重黛玉。

前文我们就说过,贾宝玉如此推崇只会给林黛玉招祸,让王夫人更不喜欢。可惜他并不以为然。不提。

这边王熙凤闲下来却发现几家平时不大管她事的人,竟然都来走后门送礼。她夜里说起来,被平儿一语道破,说这些人家的女儿必定是王夫人房中丫头,想要让王熙凤帮忙顶替了金钏儿上位,得那一两银子的月钱。

王熙凤对这几家人贪得无厌颇为不耻。原本就是家里老人,有的是地方捞油水,平时遇见事就缩回去,有好处却比谁都积极。遂打定主意甘心得她们孝敬却不给他们办事。

按说这是件小事,一笔带过。但却一定要慎重看待。

首先,王熙凤作为管家。明知道那几家人尸位素餐不妥当,也不提醒王夫人处理,是失职。

其次,王熙凤能看见的,王夫人却放任不管,自家事尚且如此失责,王夫人“女主内”必须要对荣国府的衰落承担相应责任。

最后,王熙凤拿了人家的东西却不办事,必然遭人记恨。她吃相难看,也由不得后面墙倒众人推。而她如此吃相,与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?

所以《红楼梦》多的是这种“见微知著”的描写,真正不可错过了。

这一天中午,薛家母女和林黛玉等人在王夫人房中吃西瓜,凤姐终于找到机会,提起补充金钏儿的问题,问王夫人看好谁,就提拔上来。

(第三十六回)王夫人听了,想了一想,道:“依我说,什么是例,必定四个五个的,够使就罢了,竟可以免了罢。”凤姐笑道:“论理,太太说的也是。这原是旧例,别人屋里还有两个呢,太太倒不按例了。况且省下一两银子也有限。”王夫人听了,又想一想,道:“也罢,这个分例只管关了来,不用补人,就把这一两银子给他妹妹玉钏儿罢。他姐姐伏侍了我一场,没个好结果,剩下他妹妹跟着我,吃个双分子也不为过逾了。”凤姐答应着,回头找玉钏儿,笑道:“大喜,大喜。”玉钏儿过来磕了头。

王夫人“不按规矩”的性格在这里体现出来。贾家是王公贵胄,有些规矩不能坏。王夫人平时迎来送往接待那些诰命夫人,身边人不齐终究丢了贾家的脸。她对贾家颜面不在意,对家里很多不良的事视而不见,终究不是个合格当家人。

王熙凤也有意思,她说“别人屋里还有两个呢”,是指周姨娘、赵姨娘都有两个丫头,王夫人也别不如做妾的。这就埋伏下一个小插曲。后面说。

王夫人听了就说,那不如就把金钏儿的月钱给玉钏儿吃了双份,也不用添人了。

前回说“白玉钏亲尝莲叶羹”时,就说这是玉钏儿日后做妾的伏笔。二两银子月钱是贾府妾的标准。玉钏儿是贾家第一个二两银子月钱的丫头,还拿得是官中合法收入,预示日后她会被赐给贾宝玉做妾。

王夫人的意思是给钱了事,仍旧像处理金钏儿之死时那样,给钱了事。

推测是贾政将玉钏儿赐给贾宝玉。也对应他后文说看好两个丫头,一个给宝玉,一个给贾环,不提。

王熙凤一听这话,她才不管给谁呢。找到玉钏儿说“大喜、大喜”。得了一两银子固然喜,但也不至于如此夸张。“大喜”往往指定亲的意思,也是玉钏儿日后为妾的伏笔。

玉钏儿进来谢了恩,领了姐姐用命换来的一两银子,对她着实没什么可喜的。却也没什么可反抗的,那个时代奴才没有话语权和选择权。

王夫人安排了玉钏儿,又问起各房丫头的事。王熙凤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各房的丫头说得一清二楚。其中提到了两点。

一,袭人还在贾母名下,领一两银子月钱。作者顺便解释了袭人为何在金钏儿死后很紧张,着急向王夫人表忠心。皆因她与贾宝玉“初试云雨情”,就在合法与不合法的边缘,全在主人追究不追究。

二,如果保留袭人一两银子月钱给贾宝玉,贾环也应该有一个一两银子的丫头才公道。说明贾家嫡子和庶子的待遇应该一样。贾宝玉的待遇超纲,是因为得宠而不是必须。

贾环与贾宝玉待遇一样,就有了威胁。根据明清律例,庶子与嫡子继承权等同。一旦贾宝玉出事,下一个继承人就只能是贾环。这才是王夫人紧张的原因。

(第三十六回)王夫人想了半日,向凤姐儿道:“明儿挑一个好丫头送去老太太使,补袭人,把袭人的一分裁了。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,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。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,也有袭人的,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,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。”

袭人苦心经营十多年的回报终于来了。至此她从贾母名下过到王夫人名下。王夫人自己出资给了她姨娘待遇,凡赵姨娘她们有的,袭人都有。再也没人能够对袭人形成威胁,她彻底安全了。之前的两碗菜,和王夫人说“不辜负”的话也应验了。

不过这里也有三个问题:

一,袭人被晋升并没公开。

二,袭人的钱是王夫人发放,不如玉钏儿官中发放名正言顺。

三,王夫人将袭人从贾母名下要过来,公然违背贾母意志,是彻底不顾及贾母了。她这么做也不怕得罪贾母,表示婆媳之间的矛盾昭然若揭,已经面和心不和。

这三个问题直接导致袭人日后竹篮打水一场空,被嫁蒋玉菡,后文再说。

有意思的是无论玉钏儿得了双份月钱,还是袭人提拔准姨娘,都不过是一两银子的事儿。可这一两银子背后,却折射出这么多问题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

当然,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,王夫人提到各房月钱时,曾轻描淡写的说了句:“前儿我恍惚听见有人抱怨,说短了一吊钱,是什么缘故?”直接将赵姨娘送到了王熙凤跟前。导致凤姐出来后,站在月洞门口掐腰一顿大骂,并扬言日后不算完。

王熙凤睚眦必报的性格注定赵姨娘往后日子不好过。那王夫人此举是不是报复贾环告状让贾宝玉挨打呢?一定是。

王夫人空有佛心,何尝不也是睚眦必报性格?她作为主母,却挑动妻妾内斗,才是贾宝玉不断受难的原因。再联系贾珠之死,真的没有原因么?须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