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贝丽丹搞笑罪人
罪人
2022-11-15

铁北社区办公楼里一大早就热闹起来了。

几个居民把社区主任王秀敏围住,七嘴八舌地跟她说,他们单元新近搬来一个孤寡老人,体弱多病没人照看,想请社区人员去看看,帮助解决问题。

王秀敏马上带着几个协理员前去调查。只见屋子里脏兮兮的,凌乱不堪的床上躺着一位老爷子。

经询问得知,老人名叫吴恩,腿脚不好,走路比较吃力,口齿也不太伶俐,说话含糊不清,没人能听懂他说的是什么。

老人生活窘困,无人照应。居民反映说,是一个中年妇女把他送来的,好像是他的女儿。那女人态度很冷淡,不理睬邻居的询问,扔下老头就走了,再也没见她回来过。大家都埋怨女儿太狠心,把老人一个人扔在这里不管不顾。

王秀敏觉得这位孤苦伶仃的老人应该得到帮助,就回到社区做了一番动员。大家都积极响应,纷纷回家把多余的衣服拿来给吴恩穿,还轮流从家里带吃的给他送去。

正好王秀敏上中学的女儿晶晶加入了学校的爱心志愿者团队,她就让女儿带着同学一起去吴恩家帮忙收拾屋子、打扫卫生、搀扶老人外出散步……

这一番献爱心的活动搞得风风火火。

王秀敏把这件事向街道作了汇报,得到街道于书记的表扬,觉得像这样传播正能量的事迹应该大力宣传,还约了报社记者来采访报道。

王秀敏带着记者来到吴恩家。吴恩似乎没有准备,看到照相机镜头对着他,竟慌忙躲闪,一个劲地用手挡着脸面,嘴里“唔噜噜”说不出话来。眼看局面就要失控,王秀敏急忙过去拉下吴恩的手,勉强摆好姿势,记者及时抢拍了一张照片。

第二天,王秀敏把刊有“社区献爱心”新闻的报纸拿到于书记面前。于书记高兴地说:“秀敏啊,你为咱们街道争了光。今年的年终评比,先进应该是你们的了。”

这一番话说得王秀敏心里美滋滋的,正要离开,忽然,书记办公室的门被用力推开了,一个中年妇女直接走到办公桌前,把一张相同的报纸摔在桌子上。

女人指着报纸上吴恩的照片大声质问:“谁让你们把他登报了?”

王秀敏感到莫名其妙:“怎么了?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那女人激动地吼道:“我是吴恩的女儿!你说有没有关系?”

王秀敏听她自报家门,顿时也来气了:“原来你就是那个不孝顺的女儿!”

吴恩女儿咄咄逼人地问:“你们了解他吗?做过调查吗?根本就不知道情况就胡乱宣传,只知道往你们自己脸上贴金!”

王秀敏正跟女人争辩着,于书记手机响了,他接起电话,表情渐渐严肃起来,最后对着电话说:“我们会核实清楚的。”

放下电话,于书记指着报纸对王秀敏说:“报社来电话,说他们接到读者投诉,你们救助的那个吴恩以前是个罪犯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王秀敏茫然地把目光转向吴恩女儿。

那女人一脸愁容地叹着气:“我知道纸包不住火,这事迟早得泄露出去。我叫吴洁,虽然我不愿意承认,但我确实是吴恩的女儿。我爸当年是在早起上山晨练时出的事。当时有过路人听到山上的呼救声,过去一看才发现树林里有一个被蒙住双眼、绑住手脚的女孩,而我爸就躺在她身边。当时女孩儿一口咬定我爸是罪犯,警察就推断他是想要实施犯罪的时候不小心摔晕了过去。更糟糕的是,我爸可能摔坏了脑子,从此就不太会说话了,也没人听得懂他说什么。法院认为证据确凿,就以强奸未遂的罪名判了他两年刑。出了这样的事,全家都觉得是耻辱,在街坊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,只好四处搬家。可当年他的案子上过报纸和电视,不管搬到哪儿都有人认出他。我恨他,已经好多年没叫他一声爸了。出狱后,他又得了脑血栓,走路都不太方便,可能也活不了多久了。我实在不想跟他住在一起,就在这里给他租了间房子,想让他自生自灭,谁知道你们又来帮助他,还弄到报上去了。我知道你们是做好事,可求求你们别再管了。他是个畜生,不值得可怜,你们应该像从前那样把他关回屋子里,省得他祸害四邻。”

吴恩的女儿留下一堆抱怨,气呼呼地走了。

于书记不满地对王秀敏说:“你们怎么搞的?不调查清楚就胡乱做事。这下好,把咱们街道的脸都丢光了。”

王秀敏委屈地回到家里,只看见丈夫永强一人,女儿晶晶却不在。永强说她又去吴恩家做家务了。王秀敏立刻脸色一变,匆忙跑出去,直奔吴恩家把女儿强拉回来。

回到家里,王秀敏把门关上,紧张地问晶晶:“他有没有碰过你?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行为?”晶晶惊恐地摇着头,委屈地哭了起来。丈夫永强阻止她说:“你怎么了?别吓着孩子。”王秀敏又厉声对女儿说:“以后再不许你去他家,他是坏人!”

吴恩是罪犯的消息很快传遍社区,所有人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。邻居们无不避而远之,想尽一切办法要赶他走,有人在他家门上写骂人的话、在他家门口丢垃圾。吴恩突然受到如此打击,也像是变了个人,他对歧视他的人目露凶光,甚至因为邻居家的音乐声太大而去砸人家的门。

大家不敢招惹他,只是远远躲着他,只盼着他能早日归天。可是他的生命力却很顽强,虽无人照顾,却没有丝毫濒死的迹象。

吴恩就像是埋在小区里的一颗地雷,随时可能被引爆。附近的住户凡是有女儿的,都开始接送孩子上下学。

这天,永强在单位加班,回来比较晚,王秀敏在社区准备节日演出排练舞蹈。回到家里,王秀敏见离女儿下晚自习的时间还早,就靠在沙发上小歇,不想因为过于疲惫竟然睡着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被人用力推醒,睁眼看到丈夫永强已经回家,正使劲摇晃着她:“晶晶怎么还没回来?”

王秀敏立刻惊醒,看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,糟糕,忘了接孩子了!她忙给女儿打电话,女儿的手机已关机。

夫妻俩心急如焚,匆忙下楼去学校找女儿,却在门口碰见了楼下的邻居蔡大妈。

蔡大妈焦急地说:“我正要找你们。刚才我孙子从窗户看见你姑娘让那个吴恩老头给背走了,你们快去找找!”

王秀敏跟永强忙三火四地跑到吴恩家敲门,却无人回应。两人又在楼前楼后四处寻找,但也没找到。这时,王秀敏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是医院打来的,告诉她晶晶正在医院里。

两人匆忙奔去医院,却见吴恩守在病房外面。永强上前愤怒地揪住吴恩的衣领,骂道:“你这个老流氓,把我女儿怎么了?!”医生见状,走过来把永强拉开,责怪道:“你们怎么做家长的?孩子受了伤都不知道,还想打人?要不是这老爷子把孩子送来抢救,你女儿的腿就得废了。”

“他?”夫妻俩盯着吴恩,然后面面相觑,不知说什么好。

晶晶见爸爸妈妈走进病房,“哇”地哭了起来。听晶晶讲述,先前她因为在学校等了很久都不见家人来,手机刚好又没电了,就自己走回去。快到家的时候看见吴恩在路边站着,她心里害怕,就想躲开他,抄近路走。不料小区燃气管道维修在路边挖了深沟,她一不小心掉到沟里,扭伤了脚,刚好被吴恩看到。吴恩帮忙把她从沟里拉上来,又背着她一瘸一拐地来到医院。

王秀敏夫妻觉得错怪了吴恩,惭愧地走出病房想找他道歉,却发现吴恩已经歪倒在走廊的椅子上人事不省了。两人急忙喊大夫过来抢救。

吴恩由于过度劳累导致急性脑梗,住进医院,神志不清,生命垂危。

吴洁赶到医院,并没有责怪王秀敏家,反倒像是获得了解脱:“他总算是要死了,临走前救了你们的女儿,就当是做件善事,赎了他生前的罪吧。”吴洁极力控制情绪,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悲伤。

街坊四邻也对吴恩的病危感到高兴,认为总算可以过上安稳日子了。王秀敏帮着吴洁把一切丧葬物品都准备就绪,可吴恩却始终咽不下最后一口气。

几天后,有一对母女找到了医院,要求见吴恩。在场的王秀敏跟吴洁都感到奇怪,不知道这两人的来头。

那个女儿面色沉重地说:“这些日子我们一直在找他,可你们总搬家,要不是有这张报纸,我还真不一定能找到。”

她们手里拿的正是让王秀敏蒙羞的那张报纸,上面有社区关爱吴恩的新闻报道。

那个女儿告诉吴洁:“我叫温秀玉。你可能不记得我的名字了,可你一定忘不了你父亲当年的案子。我就是那个受害人。”

吴洁望着母女俩,满脸歉意道:“当年是我爸对不住你,可是他也被判刑了,现在他就要死了,希望你们能放过他。”

温秀玉却说:“我们不是来问罪的,而是来向他道歉的,有件事必须要当面告诉他。”

温秀玉随后讲出了一段令人震惊的故事。

当年她被蒙住了眼睛带到山上,并没有看清绑架她的是谁,等获救以后看见吴恩在自己身边,就想当然认为他是罪犯。直到不久前,公安局捉获了一个潜逃多年的罪犯,他供出了一起旧案——当年他把一个女孩绑架到山上欲强行施暴,却被一个上山晨练的老头给阻止了,他把老头推倒后就匆忙逃走。那老头就是吴恩。

原来吴恩是见义勇为的英雄,这些年却一直承受着不白之冤,还被判刑。这个案子虽然还没有正式重审,但真相已经浮出水面。温秀玉母女内心过意不去,决定来找吴恩当面致歉并表示感谢。

母女俩在吴恩床前把事情原委说清,吴恩终于闭上了眼,停止了呼吸。两颗泪珠从他的眼角滚落下来。

守在吴恩身边的吴洁一下扑在他身上放声痛哭起来,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:“爸!”这个她多年没有说出口的称呼,此刻叫得如此痛彻心扉,却再也无法把他唤醒。

铁北社区的很多居民都自愿参加了吴恩的葬礼,默默地为这个曾经被唾骂憎恨的老人送行。

数月之后,王秀敏在社区办公室又听到了楼下嘈杂的人声,一个协理员来汇报情况:“吴恩住的房子又新搬来一户,还是个无人照应的老人。王主任,我们还管不管?”

王秀敏坚决地说:“管!”

(责编/范文轶 插图/张恩卫)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